第二天

由於這一天的環球影城營業時間是10:00-19:00,所以Min三人並未早起。

Min的行程表是這麼計劃的:8點起床,9點吃早餐,9點半出發,但是今天有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第一件是請飯店訂隔天要去京都的「京都定期観光バス」,另一件就是幫忙代訂第四天晚上要去吃的「かに道楽 本店」,還有一件是訂回程的利木津巴士時間。

飯店人員告訴Minの姊,只能代訂「かに道楽 本店」,無法代訂「京都定期観光バス」,因為他們飯店並無這樣的資訊。

「Min,以後不要訂這種級等的飯店了,以前我都住日航大阪這種等級的飯店,要什都資料都有,這家飯店的資訊太少了。」Minの姊抱怨。

Min微微汗顏,以前Minの姊規劃自助旅行的行程時,飯店一定都是四星以上的等級,自從Min開始規劃行程後,四星級的飯店就此揮說再見。

「好嘛,不然下次我們住好一點的飯店,不過要等我存夠錢再說。」Min無奈的說著。

Minの姊,「那算了,等妳存夠錢,大概等到民國二百年都等不到!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『喂!喂!雖然是實話也別說出來呀!』

當然,這句話Min只能放在心裡,她可是半句反駁的話都不敢說的。

雖然要存夠錢去旅行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,不過反正已經是負債出國,就別想這種煞風景的事。

Min開始說明今天的行程走法,「等下我們先下地鐵,從御堂筋線的 なんば 站走到 JR難波坐JR関西本線到今宮,再轉『JR大阪環状線』,坐到『西九条』,再繼續轉JR桜島線,就可以到《ユニバーサルシティ》(環球影城)了,車資是170 円 」。

Minの姊一聽完,眉頭皺的老高,「妳確定要轉這麼多站嗎?」

Min翻著資料,「應該吧!到環球影城只可以坐JR呀!這應該是換得最少的坐法囉!」

三人走出飯店,左轉直走不久,就看到了近鉄/地下鉄御堂筋線・千日前線なんば駅14番出口

14番出口還算好找,不過下了地鐵內部,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。

Minの姊沒耐心地先找了一個可憐的路人甲問路,路人甲表示從なんば駅要到JR難波很困難,Minの姊轉過頭來微微瞪了Min一眼,似乎在說:沒事找這麼難走的路幹嘛?

Min很自動自發的當做沒看到~~

Minの姊繼續不死心的抓了地鐵內的服務人員,服務人員說往OCAT的方向走上去後就可以看到。

三個人一路順著指標,總算走到了JR難波站,坐上了車。

依照著說明一路轉車坐到「ユニバーサルシティ」(環球影城),辛苦的三人,當然免不了要在地鐵站前照一張囉!

 

地鐵站的旁邊,就是「ホテル日航ベイサイド大阪」。

「姊,這個就是日亞航系列的飯店,妳之前在難波住的和這家是同系列的耶!」Min指著面前的飯店說。

Minの姊看著眼前的飯店,心有所感的說:「媽,妳看,我以前就是住這種等級的飯店,還不錯吧!?」

等等,和以前一樣的日亞航系列……

Minの姊腦筋動的極快,「媽,妳先在這邊坐一下。」

Minの姊快速拉著Min走入眼前的飯店中。

一走入飯店,光彩奪目、金碧輝煌、高大聳立的建築物,瞬間刺痛了Min的雙眼。

在這一瞬間,「リーヴァ南海飯店」突然在Min的心中變的好暗、好暗;好小、好小~~

難道Minの姊是為了讓Min明白她以前住的飯店有多麼美好,而拉著Min進來嗎?

這個答案Min並不知道,只見Minの姊一路拉著Min直衝向飯店內的帥哥服務員。

「姊,這樣不太好吧!妳已經結婚,而且有一個小孩了。」Min懷疑Minの姊直向這名俊帥的服務員飛奔過來,其實是來示愛的。

Minの姊瞪著Min,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不要在這個時候講冷笑話!!」

嗯,好吧!冷笑話不能講,Min只好站站在一旁看著Minの姊和帥哥服務員嘰哩嘎啦的說著外星人……呃~日語。

在兩人一番對談後,只見服務員拿出一本DM,上面寫著「京都定期観光バス」,Min這才了解,原來Minの姊是想請飯店的人員幫忙代訂京都行程。 

「姊,這樣不太好吧!?我們又沒住這家飯店。」Min拉拉Minの姊的衣袖,不好意思的說。

「沒關係啦!他們人都很好。」Minの姊不甚在意,為達目的,不擇手段!!

既然Minの姊這麼說,Min也只好站在一旁東張西望,等Minの姊厚顏無恥的請帥哥服務員訂下了隔天的京都行程,AS京の早まわり

訂完了行程,二人走出飯店找到了早已睡在一旁的Minの母,三人繼續往前來到了環球影城的門口,今年可是環球影城的5週年慶喲!

既然到了環球影城,拍一張每個人都會拍的旋轉地球是一定要的啦!

三人來到入口,將昨天在機場買的環球影城門票出示給服務人員,在機場JR窗口買的影城門票,是不需要換票就可以直接入場,這也就是為什麼Min昨天就要先買門票的原因。

進到影城中,已經是11:20了,這時Minの姊問:「要買快速通關的PASS嗎?」

Min看了看 陰暗的天氣及眼前的人潮,「應該不用,看起來人不多,而且我們這麼晚來,PASS可能已經賣完了。」

一進到環球影城,馬上看到瑪麗蓮夢露站在那向人群招招手,Min揮別了瑪麗蓮夢露,揮別了史瑞克,拉著Minの姊與Minの母,一路往內走去,此時剛好是影城內的遊行隊伍表演時間,Min再度揮手狠心的拉著二人一路向前。

這時天空飄起微微的細雨,像是訴說著Minの姊與Minの母此時哀戚的心情~~

Min到底在趕什麼?

三人一路來到了蜘蛛人館前,原來Min遵照著        背包客們的指示,直衝向要排的最久的蜘蛛人,此時門口顯示要排40分鐘。

三人進入了這漫長的排隊人潮之中,成為裡面的一份子。

好不容易等到了的三人,坐上車開始體驗刺激的蜘蛛人大戰之旅囉!Min一路尖叫到結束,被Minの母嫌太吵。

等走出蜘蛛人館,已經是12:30了,三個人都餓了,所以就直接到蜘蛛人館的旁的「路易斯紐約披薩餅舖」享用午餐。

吃完午餐,眼尖的Min看到旁邊的「浴火赤子情」正在做場外表演,就順道過去看看。



看完了表演,三人又回到蜘蛛人館前拍拍照。

Min哄騙著Minの母,「媽,來這邊拍照,一定要學蜘蛛人的手喲!」Min半哄半強迫的將Minの母的手硬是弄成了蜘蛛人的手勢,也許,這是當今世上,最老的蜘蛛人手吧!?

拍完了這世界上最老的蜘蛛人,三人殺到「蜘蜘人紀念館」開始採買。

在一陣瘋狂購物後,三人走出「蜘蜘人紀念館」,又看到的一早來錯過的遊行隊伍。此時已經是下午的二點多,天空仍然陰暗,卻也不再飄雨,早上錯過的遊行,這次可不能再錯過,三人找了位子坐在地上,準備好好的觀賞表演。






表演的最後,表演者們向天空撒上了紙片,紙片隨風飄揚再緩緩落下,成就了一幅極為浪漫的畫面,看著那慢慢落下的紙片,心中的煩惱與憂愁,彷彿跟著飄散與沈澱。

看完了遊行,三人走到了「回到未來館」,在門口看到回到未來的博士表演,因為看不太懂,三人很快的離開往館內走去。

接下來,Min帶著二人,完全遵照背包客們的指示,一一玩遍好玩的設施,侏羅紀公園(要穿雨衣)→大白鯊(要穿雨衣)→水世界現場表演。








也許是因為一早下了細雨,當天的環球影城,人潮並沒有想像的多,甚至可以說人少,下午四點多,Min一行人已滿足的玩完想玩的,剩下的時間,當然是拿來採購囉!

晚上七點,Min一行人在環球影城外City Walk的MOS BURGER用完晚餐後,乘坐著JR桜島線來到JR大阪駅內一旁的「大丸梅田店」採買水果。

這二天,Minの母一直很安份的陪著Min與Minの姊採購,除了偶爾碎碎念二人不要再買外,一路上倒也沒說什麼,但是一來到百貨公司的超市,Minの母再也無法克制住媽媽的心態,開始東逛西晃,宛如脫韁的野馬般。

「Min,老媽呢?」Minの姊一轉頭,發現30秒前還在一旁的Minの母已經看不到了。

Min聽到也跟著轉頭,「剛剛不是還在嗎?」

不會吧!?才來日本的第二天,就把自己的媽媽弄丟,這下子Min與Minの姊怎麼有膽子回去面對家人呢?

二人開始一陣的尋找。

幸好5分鐘後在另一條通道上找到了Minの母。

「媽,妳為什麼會跑不見呀!?剛剛都還有看到妳,一下子就不見了。怎麼會那麼快?」Min擔心的詢問。

Minの母無辜的說:「我只是想買味噌湯。」

Min:「那也不可能跑這麼快吧!?到底是走去哪了?」

這時,一個亂髮少年出現了。

「一切的謎底,都已經解開了。」少年說。

「因為妳媽媽先走到隔壁通道,接著又往前走,妳們在另一個通道上找,才會都找不到。」少年接著說。

Min恍然大悟,「原來是這樣!!不過……你是誰呀!?」

少年清清喉嚨,驕傲的說,「咳,我是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孫子。」

Min的臉上出現三條黑線,揮手招來路人甲與路人乙。

「不管你是誰的孫子,都不該出現在這裡,把他帶走!」Min指揮路人甲、乙,將亂髮少年架走。

「真是的,他到底是誰呀!?」Min不解。

「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!」 一個妖嬌的女人突地冒出。
「那我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!」另一個男的說。

接著 ,這對男女,一搭一唱。

女:「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!」

男:「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!」

男:「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!」

女:「 武藏!」

男:「小次郎! 」

武藏:「我們是穿梭在銀河的火箭隊!」

小次郎:「白洞!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!」

接著冒出一隻會說話的貓:「就是這樣!喵!」

看著這突然冒出的二人一貓,Min的臉色發綠,「不管你們是誰,給我滾!」

Min再次揮手招來,路人丙、丁、戊(甲、乙送走少年還沒回來)。

「把他們給我趕走!!」Min無情的說。

於是路人丙、丁、戊拿出大鐵鎚,將火箭隊們敲飛。

只聽聞遠方的二人一貓傳來的一句話,「好、討、厭、的、感、覺、呀!!~~~」

解決完鬧場的人,Min轉頭看看Minの姊與Minの母,這二人臉色泛黑的看著Min,手拿著大木棍。

「如果再有奇怪的人出現,我就把妳踢飛出去!!」Minの姊與Minの母異口同聲的說。

Min一臉驚恐的忙著陪罪,「大家有話好說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!」

Minの姊不耐煩的說:「回飯店了!」

於是三人乘坐地下鉄御堂筋線回到なんば結束一天的行程。



M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